经典国际培训 >> 生产管理 >> 中国金融业向“衍生产品”的有限衍进

中国金融业向“衍生产品”的有限衍进

令证券业人士喜忧参半的是,在2004年上半年拟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初审的《证券法》修改草案中,证券法修改小组所达成的“五点共识”分业经营与管理、现货交易、融资融券、国企炒股、银行资金入市等条款都会有所涉及。

但原第35条:“证券交易以现货进行交易”删去的可能性不大。

因此,业内的普遍期望—做空机制并不能呼之即出。3月6日,在“金融创新与宏观经济风险研讨会”上,经济学家吴敬琏就表示,中国股市应该尽快推出卖空机制,但前提是必须解决好系统风险问题,即“政策托市、股市圈钱”。

其他专家也指出,深沪股市尚不具备引入卖空机制的条件。

也就是说,按照巴塞尔委员会最原始的定义,作为一种金融合约的金融衍生产品基本种类有“四期”,包括远期(forward)、期货(futures)、期权(options)和掉期(swaps)等还不可能在国内现有的经济“土壤”中大量出现。

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刘啸东对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说,“有一句话我认为谁也不敢说—现在就是‘政策市’的结束,当不敢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能推衍生产品的。”

这次采访刘啸东,其实是上次“对冲基金敲门中国”的延续(见本刊2003年第7期)。

或许在中国金融市场全面开放之前,每年都应该对金融创新及改革至少做一次探究和垂询。毕竟金融衍生产品只是中国金融总体改革方案的一部分,投资者和发行者都需要经历一个学习的阶段。

衍生产品的一个重要作用,就是分散市场风险,比如把股市的风险转嫁到期货市场,然后有人承接期货的远期风险。刘啸东以美国的“9.11”事件没能给美国带来大的金融动荡为例说明,就是因为美国金融市场上有很多的避险工具,把风险分散掉了,而中国的市场现在没办法承受“9.11”这样的风险。

当然,衍生产品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,就是对未来的预期。刘啸东说:“如果现在有股指期货,我可以这么说,每一天在现货市场开盘以前,肯定大家会先来看期货。此外衍生产品还有非常好的杠杆效应,没钱你买不了股票,但买一元钱的期货、期权你可以只花二毛五。不是说资金短缺吗?如果有一个可以放大三四倍甚至十倍的市场,一元钱就是十元钱,还会缺钱吗?”

美妙的背后是高风险。一位投行人士说,“衍生产品的特点之一是其复杂性,无法贸然展开,除非我们所有人都能够理解其背后的机制、交易所使用的工具以及其风险。”

证券业人士期望推出的衍生产品跟目前银行的衍生产品业务(比如人民币远期结、售汇)是有差别的,与粮食、能源、铜等的期货交易更不是一回事。

刘啸东解释道,银行的外汇套期保值业务早就有了,但更多的是为了避险,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衍生产品;棉花、黄金期货等

[4]

  • 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
  • 索尼公司关闭印度生产工厂 2亿美元增资中国
  • 中国会计准则是否阻碍生产力发展
  • 适时生产系统及其对财务会计的影响
  • 网络时代的会计信息生产模式创新
  • 免责声明: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!!JINGDIANHR.COM.CN刊载此文如果被认为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告知!本站立即删除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jingdianhrcomcn@126.com